斯诺克天王的“决胜在心” 亨德利是现象级存在

2019-10-22 浏览(
æ–ˉèˉo克名记克莱夫·埃弗顿å…¥选äo†åäooå ‚
  斯诺克是一项经常需要紧绷神经的运动,相比于身体素质,它更更考验运动员的心理。何时心理压力最大,就总体而言,应该是接近胜利时。
 
  斯诺克评论员克莱夫·埃弗顿制造了一个词“克林彻病”,源自单词“clincher”,其词根clinch有“成交、拥有、拿下、钉死、钉牢”的意思,所以“克林彻病”的“患病”主体就是那些看似胜券在握的球员,精准描绘出这些人当时面临的境遇:他可能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完成任务,也可能逐渐意识到打不进最后几颗球就会前功尽弃。
 
  在足球赛中,如果一支队伍在终场前5分钟以3比0领先,他们几乎可以高枕无忧等待时间耗尽了,篮球比赛中也有类似的“垃圾时间”概念,但类似的场景在斯诺克上可不会出现,球员无论领先多少、哪怕在赛点局超分了,只要没和对手握手,那比赛就还没有结束。这就是斯诺克的魅力,没有提前确定的胜者,再大的前期优势,也可能会在一瞬间崩塌。
 
  类似的例子数不胜数:2003年世锦赛半决赛,肯·达赫迪在9比15落后的情况下16比15逆转保罗·亨特;迈克·哈雷特在1991年大师赛决赛8比2领先,但被“台球皇帝”斯蒂芬·亨德利9比8逆转……
 
  最知名的要数1985年世锦赛决赛的黑球大决战:丹尼斯·泰勒开局以0比8落后史蒂夫·戴维斯,但他在决胜局的黑球决战中抢下胜利,以18比17翻盘,当时有1850万电视观众收看了这场战至凌晨1点的比赛。
 
  要知道戴维斯可是那个年代的主宰者,职业生涯拥有28个排名赛冠军,其中包括6个世锦赛冠军,他大多数时候是无情的终结者,但在那个瞬间他成就了别人。
 
  戴维斯曾说,完全发挥出潜能的关键在于把一杆“力拔山兮气盖世”的球打得若无其事。要达到那种“禅定”的状态,就必须避免去想过去发生过的事或是未来可能发生的事。
 
  “你要忘记很多事,还要把很多杂念清除掉,必须忘掉之后的新闻发布会,忘掉解说评论员,忘掉所有在后台和你一样准备好迎接比赛结束时刻的工作人员。”戴维斯给出自己的经验之谈,“在克鲁斯堡的决赛打到最后,你能感受到大幕另一边的后台正在热火朝天地做准备工作,你很清楚他们正在后台汇合,按耐住激动的心准备冲进场内在你旁边欢呼雀跃,可你必须是最最冷静的那个人。这种事我很擅长。”
 
  “当你距离胜利仅有一局之遥时,球员整个人会仿佛置身在一块区域内,有的人能绷住,有的人就容易崩塌。关键是要忘记过去一切不好的记忆,也不要预测可能发生的任何事,因为这些和你当下要面对的操作、选择毫无关联。一般第一个冠军或某个特定的第一次会让人感觉格外艰难,奖金越高压力越大,你爬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,甚至让你觉得自己有点‘恐高’,但随着经历的丰富,你会越来越适应,这一切都开始变得简单。”
 
  知名教练克里斯·亨利曾指导过斯蒂芬·亨德利、肖恩·墨菲等斯诺克球星,同时也是高尔夫球星李·韦斯特伍德、拉斐尔·卡布雷拉·贝罗的教练。他的教练方法基于神经科学,即不断重复并训练出习惯,有助于大脑适应潜在的困难,将之常态化,旨在把进行一项体育活动从刻意行为变成一种下意识行为。
 
  同时亨利还认为,球员的潜意识才是各种负面思想的根源所在。
 
  “一旦球员接近终点线,他可能会开始想结果如何,导致情绪发生变化,切身感受也会变。”亨利解释说,“斯诺克是一项非常考验技术细腻程度的运动,一杆球处理得出色与糟糕往往只有毫厘之隔,若在情绪上有波动,肌肉和执行也会产生变化,就导致运杆出球的效果产生变化。这些想法大多发生在潜意识层面,所以很多时候球员无法完全控制,顶多做到有意识地避开这些想法,但真正做到其实很难。”
 
  “重复思考能帮助大脑为各种糟糕的情况做好心理准备,利用好大脑最有意思的一个区域——它不知道幻想和现实之间的区别。好比你提前在大脑里备份好各种应急预案,心里就会踏实很多。”
 
  亨德利显然把亨利的法子用到极致,当然这也和他本人的天赋也分不开。
 
  “斯蒂芬·亨德利简直是现象级的存在,我指导他七年,他的专注度和精神头令人难以置信,”亨利被世锦赛七冠王的特质惊到,“他就像一只紧紧盯着老鼠的猫,你根本没法分散他的注意力,像个没有感情的人。
 
  “他的情绪起伏非常小,简直天然适合这项运动。情绪越稳定,发挥就越容易变好,他发自内心地相信自己能赢得比赛,加上积极主动的打法,会产生一种优越感,也能吓到对手。”
 
  拥有23年职业赛经验的迈克尔·霍尔特是上赛季单局限时赛的亚军,多年来他遇到过有着各式各样性格特点的对手,他很清楚,取得成功没有任何固定配方,每个人在逼近终点线时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应对预案。
 
  “尼尔·罗伯逊就是个很好的例子,在场下他能坐在那一动不动玩几个小时《战锤》,在场上他也是一样稳稳当当,这就是他的心态。”霍尔特说,“而我就喜欢想事,根本停不下来。尼尔有能力专注于一件事,并保持住。有很多人跟他一样技术精湛才华无限,但他在心理素质上就是更胜一筹。”
 
  “马克·威廉姆斯也是个极端,他会和别人说自己完全不在乎,也不会被打扰到,这是他的方法,人们会从冠军那里找灵感,但他们的办法不见得适合所有人,所以很可能浪费时间。大家需要审视自己的内心,好好考虑一下什么才是最适合自己的。”
 
  菲尔·耶茨作为一位资深媒体人,拥有30多年的斯诺克从业经验,他很擅长发掘并解读球员在场上的一些开始让步的迹象。
 
  他说:“我不会说提及任何名字,有些人在大比分领先时更容易心态不稳,这种习惯一般会反复出现,所以你能知道哪些人更容易受到影响。球员们总在赛后发布会上说自己不会受到先前经历的影响,但实际上他们会,即便他们没有刻意去想那些经历。这其实是人类的本性,时间一长,球员都会受影响。”
 
  “贾德·特鲁姆普最近成了一个好例子。两年前他在关键的比赛里吃了不少败仗,没什么比5比2领先凯伦·威尔逊却又被5比6翻盘更‘扎心’的了,我本以为那段经历影响会很大,但现在已经基本看不到了。特鲁姆普打回来了,度过了职业生涯目前为止最好的一个赛季,登上这项运动的顶点。”
 
  “这也能说明一定的问题,即便很难做到克服人性本能,但只要足够努力,多多少少还是可以消除一些潜在的心理创伤影响的。”
相关新闻